第二季 第2期滑雪族 出品

采访红花梁的那天下着大雪,踏进咖啡厅时我匆忙着拍着身上的雪,看见不远处的红花梁安静地坐在窗边,想不到这样一个书生气十足的人做过4年大学英语老师;14年IT从业者;精通英语、日语,翻译过大量国外教学视频和文章;拥有12年雪龄,有着新西兰滑雪指导员联盟1级指导员、加拿大滑雪指导员联盟2级指导员资格。如此精彩的人生,不多见。

红花梁本名顾茂林,现为安泰国际滑雪学校负责人。他有个特点,就是无论叙述什么事都是慢条斯理、娓娓道来,带入感很强。特别是一谈到滑雪,眼神都不一样了。滑雪对于红花梁已经不再是一份工作一个爱好,而是一种人生信仰。“人终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人生最美满的结局,如果可以自己选择的话,我会选在雪山上。”红花梁说道。

两次出租车经历 让39岁的我爱上滑雪

2000年,红花梁学成回国之后和几个朋友创办了一家网络安全公司,IT行业十分忙碌。突然有一天在坐出租车时,红花梁一回头发现脖子有点卡住,扭不过去了,我问:“是因为颈椎?”,他答:“是因为肉多了,不太灵活。” 那时的体重已经接近140斤,这才意识到应该开始锻炼身体。“经过各种尝试,山地自行车速降、游泳等等,但是这几种方式都没有让我找到那种兴奋点。”

又一次在出租车上,偶然听到南山滑雪的消息,红花梁就去尝试了一把。没想到这一偶然的尝试就让他喜欢上了滑雪。但是滑雪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大概是第四次去南山滑雪时,红花梁突然失控飞到了U型槽里,受了伤。他说:“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让我明白滑雪教学的重要性。促使我认真地学习滑雪,请教练、看教程。”第二次受伤是在万龙,断了6根肋骨,这一次红花梁开始反省自己之前的学习方法是否适合他的现状,开始研究滑雪教学法。“也是在那个时期我开始翻译日本当时比较有代表性的教学视频、像佐藤久哉、山田卓也、井山敬介等。”正因这好钻研的性格,红花梁这辈子注定会爱上滑雪。

一个人滑雪,太孤独了

2007年公司派红花梁来日本开拓日本市场,日本的工作节奏快,每天各种客户拜访,商业活动,从早到晚。唯独周末可以放松一下,尤其是冬天的周末,对于红花梁来说是最好的充电时间,因为可以滑雪!那时基本上都是他一个人去滑雪。有一次他休假,原本计划7天的滑雪之行,到了第6天,在山上面对绵绵粉雪,突然索然无味,失去了滑下去的动力,就一个感觉:太孤独了!他滑到上午11点,之后泡了个温泉,把第二天的大巴改到了当天晚上。在回东京的路途中红花梁有很多感触,“滑雪一定是一个群体运动,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滑雪,快乐的感觉是会翻倍的。”

从07、08年开始研究滑雪教学法之后,为了实践所学理论,红花梁组建了自己的滑雪队,称之为HH-SKI Team(红花队)。在这个过程中,红花梁一直在潜移默化地培养大家的滑雪安全习惯,如何安全上下缆车、雪道上如何停留、滑雪进阶的注意事项等等。“这么多年大家一起能够安全的滑雪是我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我正在完成着5年前脱口而出的梦想

有一次公司高管培训,有一道题是:未来几年的人生计划?“我当时脱口就说:我将来要做滑雪学校。”促使红花梁离开IT行业也正是因为滑雪。在东南亚工作了3年半的他,当时就有一个想法:天气太热,没雪滑。红花梁辞掉工作后,2014年去了北大壶滑雪场工作了半年,12月底离开去了万龙滑雪场。“这两段雪场工作经历对我来说非常宝贵,除了让我了解了雪场运营模式,还让我找到了方向。”

也是在2014年,红花梁开始运营微信公众号,认识了好多滑雪指导员朋友,挖掘到很多指导员对教学方法的需求。“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更让我肯定了滑雪指导员教育的重要性。“ 同时因为精通英语日语,也经常活跃在Facebook上一个成员有8000多人的国际滑雪指导员圈,在这个圈子里,他结识了许多国际上著名的大神级滑雪指导员培训师,并成为好友和良师。为了让国内的滑雪指导员更直接的与国际上的大神接触,他还创建了中国滑雪指导员微信群,并把这些国际大神邀请进来,为国内各地滑雪指导员提供与这些大神交流的机会,红花梁自然是义务且倾情地为大家翻译。

建立规范的指导员培训与认证体系也正是安泰国际滑雪学校正在做的事情。美国、日本、加拿大这些滑雪先进国家,所有指导员在教学时的模式都是一致的,尤其是针对零基础到中级水平的客人,导入标准化教学,所有指导员有标准可循,客人学习时更有方向感。"而中国各个雪场的教学体系与水平差异性很大,可以说参差不齐,或者百家争鸣。所以具有国家统一的指导员培训认证标准是至关重要的,这对所有的雪场都有益处,但是最终受益的是滑雪的客人。"

滑雪指导员要拥有点燃客人的技能

能够在短短的教学时间内把客人的快乐激发出来的指导员才是一名真正合格的指导员。”国内指导员的职业素养与水平差异性很大,当然雪圈目前也出现少有高学历的人才,像方森(军都山滑雪学校校长)是律师出身,王晨(魔法学校校长)是科学院研究生毕业。“目前指导员的文化素质已在逐渐提升,但提升空间还是很大的。

国外的滑雪指导员一旦面对客人时,你会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感染力非常强。“我在新西兰时,遇到过一名22岁的三级指导员*,他教4名9-12岁的孩子滑雪,整个过程中他就像是一个大儿童,让孩子们学的特别开心,同时整个课程非常紧凑,有节奏感。” 滑雪指导员要懂得如何去点燃客人,把客人的快乐激发出来,这样教学才会非常的顺畅。

这也是目前安泰国际滑雪学校正在做的事情,培养一批年轻,文化素质高,外语能力强的指导员。希望通过这一代能让滑雪指导员有一个质的改变。“像亚布力的指导员我会亲自来带,把我国外的经历以及国内优秀的案例传递给他们,确切地说是影响他们。”

滑雪指导员在雪场的员工里,与客人相处的时间最长,也是对客人最有影响力的员工,所以,如果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并享受滑雪,滑雪产业有更好的发展,滑雪指导员的培养与教育任务重大。

我的后半辈子只想做好一件事

红花梁的后半辈子注定离不开滑雪。“我曾经开玩笑的和万龙的罗总说过,当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希望把骨灰撒在万龙后面的山上。”对雪场的痴情也注定了红花梁会一直服务于雪场。

今年对于红花梁来说是非常忙碌且任重的一年,安泰雪业接管了亚布力雪龙滑雪场(原新体委)、多乐美地滑雪场、北大壶滑雪场的滑雪学校的委托管理。按他的话说:“今年的我就是,一人一车一雪季,非常期待。” 在黑龙江省体育局的支持下,已经成立了亚布力新西兰国际滑雪学校,并且选出4名具有国际资质的年轻指导员,前往亚布力跟国际外教一起负责教学。明年夏天将会派他们去新西兰或澳大利亚雪场工作与学习,并持续不断的努力获得更高级的职业资质,直到获得最高级:培训师和考官资格。“我们将会打造这样一批具有国际水准的培训师,他们的价值会影响更多新入门的滑雪指导员。”

红花梁有个可爱的儿子,他的滑雪启蒙老师是乔波滑雪学校校长的晓慧,儿子有句口头禅:要让我学滑雪,那必须晓惠老师教才行。谈到生活中最幸福的一件小事,红花梁笑着说道:“因为工作很忙,总是没时间陪儿子。我现在就盼着冬天他放假的时候,可以把他带在身边去滑雪,这件事想起来就觉得特别幸福。”

往期回顾